新闻资讯 / News
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
传真:0576-12345678

电话:0576-12345678

邮箱:web@xxxxxx.com

地址:浙江省台州市玉环县
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

观点|中超为什么无法降薪?这竟是一道“伪命题”

发布时间:2020-04-26 09:39:14 来源:龙8-龙8官网手机版-龙8游戏官方网站 所属类别:新闻中心

  据多家媒体报道,10日,中国足协将在上海再次召开联赛工作会议,三级联赛准入问题和中超俱乐部减薪的议题是主要内容。尤其是后者,这是最近两周行业内最热门的话题。

  中超应不应该降薪?很多俱乐部和足球管理者都在纠结这个问题。但在目前的中国足坛,学习欧洲五大联赛的集体降薪,其实是一个“伪命题”。

  因为中超球队本身只靠母公司俱乐部输血,球票、转播等收入可以忽略不计——欧洲成熟联赛的危机,对于中超竟然都不是问题……

  过去两周时间,欧洲主流联赛纷纷宣布降薪,主要原因还是疫情所导致的联赛停摆,对欧洲俱乐部的财政收入造成致命影响。

  通常来说,比赛日门票收入和电视转播合同是俱乐部收入最重要的两大部分,现在比赛停摆,这两部分收入大受影响。

  英国媒体《每日邮报》统计了疫情期间英超20支球队的损失情况,这项数据统计了各支球队在转播收入、比赛日收入、商业零售收入方面的亏损总和——数据显示,英超20支球队的总亏损达到了10.829亿英镑!

  从各支球队的亏损情况来看,转播收入的损失达到了6.915亿英镑,占总损失比高达63.8%。各支球队中,仅曼联的转播收入损失占总收入损失的比例不足50%。

  英超中下游球队,转播收入损失比大多超过了80%,而谢菲尔德联的转播收入损失占比更是超过了90%。

  在比赛日收入和商业零售收入的损失方面,BIG6占据了明显“优势”,尤其是曼联,他们在这两项数据上都排名第一。在商业零售收入方面,曼联的损失超过了5000万英镑,而英超有13支球队的商业零售收入损失不超过1000万英镑。

  相比于欧洲主流联赛比较讲究的财政平衡,中超联赛财政模式还是比较单一的投资人输血。

  以中超为例,中小俱乐部一年开销也要达到3-5亿元,中等规模俱乐部投入则是8-10亿元,豪门投入则在15亿元以上。

  至于收入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赞助商很多都是母公司相关联企业,门票收入广州恒大要靠打进亚冠决赛才可能收入过亿元,通常情况下门票收入平均也进一两千万。至于中超公司分红,一年六七千万元,球队收入撑死不过两亿元。

  此外,由于中国足球职业联盟迟迟未能成立,无法像欧洲足坛进行联盟内部投资人商讨,所以降薪就成了各个俱乐部自己的事——谁也不愿第一个出头。

  另外一个区别在于,欧洲联赛现在很大概率要被“腰斩”,而中超尚未开赛,如果可以在6月顺利开赛,本赛季最终得以顺利进行的话,降薪似乎缺乏科学依据。

  如果中超本赛季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进行,那么相信届时在讨论降薪,这将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因此,至少在现在这个阶段,讨论中超是否应该降薪,还为时过早。

  降薪话题之所以成为热点,很大程度还是和球员“高薪低能”的现状有关——水平和成绩每况愈下,自然引发球迷和普通民众不满。

  而在俱乐部层面,过去几年“军备竞赛”的无节制投入,也让无论是私企还是国企都对如今的高投入有些“吃不消”——低级别联赛众多小俱乐部已经无以为继。最近两年,中国足协也有意为联赛“降虚火”,希望降低投入以获得可持续发展。

  球员降薪,多数俱乐部自然欢迎,当然他们更希望在国际足联以及中国足协有指导性文件下,更安全进行降薪。

  但其实,俱乐部大可不必非得以疫情为由降薪——想要降薪,压缩总投入即可,只要联盟中有80%俱乐部可以做到总预算削减一半,那么降薪就是自然而来的事情。

  举个例子,球员和俱乐部现存合同年薪是800万元,如果绝大部分俱乐部减少投入,等原合同到期后,届时可以开出的新合同也就只能是400万元,球员不签约,到了其他球队也拿不到原先的合同——所谓水涨船高,水降船低,降薪就是顺理成章。

 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,现在虽然国内球员收入很高,外援薪水更是高得离谱。通常来说,球员薪水占据俱乐部开销80%,而外援薪水则占据球员总薪水的80%。

  税后收入达到千万美元以上的外援,一双手都数不过来。一旦联赛停摆俱乐部决定降薪,如何说服外援降薪,这才是决定中超能否真正降薪的关键原因。

  对此,新华社也发文评论道,“这次的争论中每一次的对立,都暴露着中国足球的老问题:职业文化缺失、造血能力不足、青训人才匮乏、职业联盟难产……脚踏实地地继续推动足球改革,才是唯一途径。”

  “否则,即便这次中超大幅度减薪,暂时平缓了争论。但下一次风波来临,中国足球还是没有大的改变的话,他们依然会处在舆情的风口浪尖上。”

  且不说中超降薪带来的争议,即便几乎欧洲主流联赛全都达成降薪协议,但争议依然存在。

  上周六下午举行的英超会议上,包括德布劳内在内的一些球员拒绝接受降薪30%,宁愿捐钱给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(NHS),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。

  鲁尼也对此很有意见,“对于英超联赛来说,哪怕仅仅只是宣布这个提议,就像现在已经做的那样,这也给球员增加了很大的压力。在我看来,这就是一个双输的局面:如果球员站出来说,他们不同意或者不愿意削减30%的工资,就会被社会认为是‘那些富有的球员们拒绝减薪’。”

  “不管你怎么看,球员们都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。我们一半的工资已经以税费的形势被拿走了,而这些税款本来就将用于政府的活动,这些税款也将帮助NHS的发展。”

  此外,在上周六,英超联赛利物浦球队宣布球员放假,并利用英国休假补偿政策,让员工向政府申请领取80%的薪水,俱乐部只承担20%的薪水。

  对此,利物浦球迷,利物浦名宿,以及众多媒体都纷纷指责利物浦。他们谴责利物浦作为最赚钱的俱乐部,去年收入5.33亿英镑,却让政府负担俱乐部员工的工资。

  面对社会上铺天盖地的指责,利物浦俱乐部7日凌晨发表声明,向所有人道歉,并收回要求员工向政府申请工资补偿的要求。利物浦首席执行官彼得摩尔表示,俱乐部“得出了错误的结论”,并且“非常抱歉”。

 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,国际足联已经多次开会探讨,还专门成立了疫情特别工作小组。此前,在探讨疫情相关的议题中,有一条内容颇为引人注意,即球员在特殊时期的工资要减少一半。

  国际足联强调,在特殊时期要启动特殊条款,以保护球员和俱乐部的双方利益,俱乐部和球员在商谈停摆期间的薪资问题时都要作出让步。据悉,国际足联动议停摆期间俱乐部可以只支付球员薪水的50%,以确保俱乐部正常生存。

  7日,据国内知名足球记者马德兴披露,国际足联近日已经以“密件”方式,将数天前“国际足联-洲足联疫情工作小组”所讨论的内容发送至相关协会。但国际足联并未给出强制性的明确规定,只是提出了两点指导性意见:

  第一,俱乐部、球员、教练等被鼓励一起展开协商,各方达成“可接受的集体协议”,在联赛或活动暂停期间减少合理或相当数量的薪水,各会员协会给予俱乐部以必要的指导。

  第二,若第一条指导意见不被接受,可以直接实施这样的单方面规定,在联赛和活动暂停期间,所有双方的协议包括俱乐部、球员、教练等各方全部都暂停执行,只是提供给球员、教练以合适的替代收入,直至联赛重新恢复。